市场应消除思维定势和认识惯性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10:28:01 中财网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胡月晓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经济转型期,经济转型的含义是“三期叠加”——增速换挡、结构转型、政策消化。虽然市场明白新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三种含义,但长达30余年的经济高速发展给市场带来的思维定势和认识惯性,仍无法轻易消除。

  旧思维和新现象的冲突
  中国经济运行在速度“换挡”的同时,结构转型也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有条不紊地展开。“三去一降一补”加速了落后产能地淘汰,使得行业内产能迅速向先进产能集中。从产业周期的角度,中国经济各产业普遍进入了产业成熟期,行业集中度客观上有集中趋势,行业的市场结构正发生变化,各行各业普遍由完全竞争型市场结构向垄断竞争,甚至寡头垄断型市场结构转变的趋势。

  产业成熟前期市场结构的这种转变,必然带来行业内部企业经营效益的分化,从而带来分散性违约的增加。为使经济发展回归创新发展的本源,夯实经济发展的实业基础,以消除泡沫、化解风险为特征的前期政策消化,需要新时期有对冲性政策:楼市调控和中性货币政策成为新时期必须长期坚持的政策基础,构成了未来较长时期内的宏观调控政策基调。

  市场过去30余年养成的思维惯性是:经济低迷必有政策放松,经济和政策之间存在着“交谊舞”关系,经济进、政策退;经济退、政策进。然而,新时期经济和政策间的传统“舞步”关系不再存在。与此同时,国内外市场环境变化,加之金融市场上违约现象的增多,市场对转型期的一些非系统性风险,甚至市场竞争中的个体性失败现象,都当成新阶段经济发展的趋势表现,对经济和市场前景表现出了过度悲观。

  经济转型带来的经济运行特征转变,以及转型期的“去杠杆”政策环境,使得股市运行趋向成熟:换手率下降,市场从持续的喧嚣中长期地沉静下来后,注重基本面的价值投资也将逐渐成为投资思想主流。

  然而,正如经济转型带来了市场对经济的错误悲观预期;股市向成熟转型也带来了对市场运行的错误悲观预期。在经济增长平稳和企业效益改善的宏观环境下,市场成熟过程中的J形调整(即过度调整)规律,影响了市场的信心,叠加经济转型期的变化,基于纯粹心理变化而带有“悲观”有色眼镜的各类投资者,将转型期的特征当作了未来发展的疑虑。这些被扩大的疑虑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经济前景、民营经济政策、金融风险。

  市场仍然不适应当前经济平稳局面,仍未走出高速幻觉,不能理解经济转型时期经济将会经历的长期“底部徘徊”状态。但笔者认为,“滞涨”的预期根本经不起推敲。既然经济低迷,那么通胀压力就难持续;经济整体仍处“底部徘徊”时期,当前的高通胀并不具持续性。

  长期来看,通胀和通缩均可能性较小,经济底部运行时期“防通缩”还应是主要应对方向。对经济中长期前景,笔者认为2018年是中国经济走出底部徘徊阶段的起始之年,未来经济中期(3-5年)前景是:经济增速将呈现稳中偏升态势。从经济增长第一动力投资的变化看,投资企稳回升在即(2018年上半年受PPP整理影响,短期有所回落);随着未来投资企稳,中国经济稳中偏升态势愈加明显,并形成股市持续向上基础。

  推进市场经济体制建设,要求政府对企业的支持要更多地采用市场形式,减少对企业的直接干预,这意味着减少对企业的直接支持。因此政府对民营企业的支持,更多采用了市场中介的形式——政府引导、带头、出资成立了各种形式的扶持基金、经济组织,甚至号召要求国有企业参与驰援民营企业。

  风险显性化使得市场扩大了金融风险的真实压力。经济转型时期也是中国产业普遍走向成熟的时期,行业市场结构转变必然带来一段时期的企业间效益分化,散点式违约增加。防控金融风险是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的三大任务之一,自中国经济2013年进入“底部徘徊”阶段以来,经济运行中的风险日益显性化。中国经济在之前当然并非没有风险,2013年后风险关注度的上升,只不过是风险显性化而已。经济风险的显性化,也是经济发展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

  政策春风消除市场疑虑
  市场走向成熟给了投资者以“低迷”的感觉,低迷局面造成了投资者的“熊市”思维,以致市场忽视了显而易见的中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效益改善的宏观局面,也给金融风险管理增加了难度。

  海外市场的变化与外贸不确定因素的增加,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平稳运行,也造成了一定压力,尤其是扰乱了市场预期。对此,高层集中发声,密集表态,并以实际行动,对市场现存的三大疑虑进行了细致的析疑、消除。

  高层表态实际上驳斥近期市场上的一些错误认识,表明政府对股市运行高度关心,并也准备了不少应对措施,也表明供给侧改革决定了政策体系的稳定性,而不是再像过去那样和经济、市场间经常变动的“舞步”关系。对民营经济发展,中央对其重要性认识没有改变,并且正在研究进一步的扶持管理措施。对股市发展,尤其是股市运行中风险处理,决策层正在酝酿出台针对性政策。

  笔者认为,当前市场的低迷,实际上是和经济基本面和货币环境背离的,是惯性使然。展望未来,资本市场何时走好,主要取决于经济回升预期确立时间。货币边际放松直接带来了货币市场的宽松,货币利率下降,金融投资机会成本下降。尽管受金融监管规范化、去杠杆和防风险等政策的对冲性影响,市场金融投资的加杠杆行为难以恢复,投资意愿和信心的恢复也较慢,市场走出低迷格局客观上需要“催化剂”;近期高层先后表态都是经济和市场的关注,释疑了市场担心的质押风险、民营经济政策等多个热点问题,市场向上的“催化剂”显然已出现,市场逐渐升温态势将延续。
  .中.国.证.券.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