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买房的你,还有必要留在北上广深吗?

时间:2019年08月30日 14:05:22 中财网
  马克毕业后赚的第一笔钱不是工资,而是把大学怒拿一等奖学金才买下的RGB炫彩光污染台式电脑,以无中间商赚差价的形式卖给了同学。

  没办法,房租得提前交,而且必须是押二付一。

  真是有意思,为什么工资不是提前押二付一?
  哎,卖了也就卖了吧,反正也没有朋友愿意来离市区34.9公里的出租屋看他的精彩操作。

  更何况,他那不到15平米的小公寓,也没有位置再放下一台台式电脑了。

  其实,买马克电脑的同学也不是要用,而是他公司刚好需要一台。他就顺势做个倒爷,赚点外块。

  然后,把赚的钱交房租。

  中国的一线城市,有不计其数的年轻人在这里辛勤工作。

  他们和马克一样,苦读19年或更多,毕业于各大有头有脸的高校,然后拿着一份比其他城市高一点的工资。

  再然后,在每月1号的时候,把刚进口袋的货币回流给房东。

  他们用勤劳的双手,换来了这个城市有产者的美好生活

  也或许他们当中有的人来得早一点,按揭了房子,每月把货币回流给银行。

  后面这部分人是值得羡慕的,因为更多的人,连首付都付不起。

  银行借出的货币来源于开发商,开发商的货币买了建房子的地,卖地的收入归了当地ZF,然后城市的建设靠着ZF的收入。

  他们用勤劳的双手,换来了这个城市的蓬勃发展。

  在北上广深,年轻人勤勤恳恳赚来的工资,似乎并不属于自己。

  不仅如此,他们常常身负各种压力而经常加班,个人时间被压缩无几。生活,似乎也不属于自己。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只要是大一点的城市,就必须这样吗?
  当然不一定,其实再往下推一个层级,新一线城市们照样是经济发展不错的大城市,但那些地方,工资和生活,都是属于自己的。

  你在长沙的湘江边,可以高峰期不用排队就能享用一线江景的美味宵夜,甜入心脾的糖油粑粑,夹心里是5点半下班的轻松味道。

  而你在外滩的黄浦江边,摩肩接踵的人潮仿佛每天都是国庆黄金周,前后夹击的拥挤把每个人都挤得像糖油粑粑。

  你在武汉寻觅一套宜居的商品房,会发现25%是水域面积的江城中遍地是湖景豪宅,2万5是绝对能搞定的。

  你在深圳寻觅一套落脚的商品房,会发现50%住房面积为城中村住房的鹏城中遍地是村景豪宅,4万的价格基本等同于2万5乘以(深圳平均工资/武汉平均工资)。而且,还可能会垮。

  如今,中国已是新一线城市经济崛起的时代,也是新一线城市生活崛起的时代。更多的人均医疗资源,更少的高峰期拥堵,更舒适的人口密度,和更划算的房价收入比。何乐而不往呢?
  留在一线城市,是为了什么?
  是机遇?是梦想?是格局?
  这些陈词滥调我在传统媒体时代就已经见得头皮发麻,只不过把吃城市经济发展的红利,修饰得更美好一些罢了。

  我们选择一座城市,收获了财富、地位、名声、知识、生活等等等等,本质上就是分了城市发展的一杯羹而已。

  四十年前的1979,上海286.4亿的GDP是成都41.4亿的7倍,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的巨大差距宛如城市与农村,那时候如果通过高考然后在一线城市定居,简直就是一代阶层的跨越。

  三十年前的1989,深圳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GDP较10年前增长了60倍。那时候,在二线城市的民营工厂上班,或许是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就连自己搞个小卖部,都会被蔑称为“个体户”。但如果在深圳,能抓到老鼠的猫都是好猫,什么个体不个体的这里统统叫创业。

  二十年前的1999,北上广是有地铁的,市民们乘着这种便捷的交通工具,穿梭于各大时髦的商场。而那时的郑州,还是一座遍地都是三轮车和自行车的城市。2000年左右的北上广深人才招聘会是异常火爆,如果找到个工作然后留下来,所体验到的生活,会完全不一样。

  十年前的2009,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刺激率先从一线城市开始,新一轮机遇也从这些地方率先萌芽。此时的北上广深高架路网完全成型,生活配套一应俱全,社保福利制度清晰,教育医疗井喷发展,那一年北京人口增加了100万,房价也上涨了50%。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年我在上海,遍地都是商品房广告,如果当时想办法按揭一套,今天还用在这里写文章?
  过去几十年,无论在何时跨入一线城市。享受到的都是生活和事业的双重收获。

  中国在有限的资源下,想要实现经济上的弯道超车,只能集中火力干大事,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就造成了一线与二线的天壤之别,从事业机会到生活配套,北上广深都甩其他城市几条街,踏入资源集中的地方,必然是明智之举。

  但这几年,发生了两个变化。

  一是一线城市的人口基本饱和。北京和上海已经出台严控人口的规定,广州和深圳虽说还在不断开放户口招贤纳士,但你去高新园和体育西坐个地铁就知道,什么光谷广场天府广场都是浮云,广深其实根本没多少人口承载空间了。此时,若想再成为一线的一员,无疑要付出更高昂的成本,这种成本,就是6万一平的房价。

  二是新一线城市开始搞事情了。近十年来,每个新一线基本都在大兴土木满城建设,这和新世纪初的北京和上海极其相似。2019上半年GDP20强中,增速超过8%的成都、武汉、长沙、南京,全是发展火热的新一线。如今,几个新一线城市的生活配套、城市框架和交通系统,也基本成熟了。和一线城市的差距,不再是过去那么大了。

  基建成熟后,剩下的就是吸引人才和发展产业了。

  目前,4个一线城市的平均经济增速是6.7%,处于一个稳步增长的成熟阶段,完全没有8%的新一线们跑得快。

  很显然,发展中的新一线将有更多的经济红利,即是未来大量的就业岗位和就业人口。几年前在一线城市快速奔跑时所发生的事情,未来可能会在新一线继续上演。毕竟,我们还有最后10个点的城镇化红利。

  美国在我国目前的城镇化率(59.58%)的时间点,是上世纪50年代。那时的纽约、费城、芝加哥、洛杉矶等特大城市,与其他诸多发展中城市差距也非常大。但几十年过去,休斯顿、菲尼克斯等后起之秀城市强势崛起,今天在哪个城市生活,质量并无多大区别。

  80年代初的西雅图,只是航空萧条后的一座美国普通二线。但2018年,西雅图9.7万美元的人均GDP,已经排在美国第五。当然,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位发量惊人的贝姓男子,在这里创立了电商鼻祖企业亚马逊。

  中国也有那么一座城市,虽为民营企业重镇,但也基本是泯然众二线。可自从一位悔创公司的马姓人士创业以后,这座城市便因此增添了无限活力,最本质上的反映就是人均收入的提升,甚至在2010年,杭州的房价还冲到过全国第一。

  所以,中国未来一二线城市经济上的差距,至少是生活质量上的差距,一定会逐渐缩小。就像美国的郊区化浪潮一样,那时交通不方便被城市挤得往郊区走,现在交通方便了则从一线城市回流新一线。

  当然,新一线城市最吸引人的地方,还得是经济未成熟和预期未兑现,所带来的房价性价比。

  比如,你住在深圳6万/平的房子里,邻居可能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深圳打工者,你顶多和他拉两句家长里短。但你如果住在成都4万/平的房子里,邻居们基本是这个城市的中产以上,不仅可以通过和他们的关系撬动无限资源,更可以给自己孩子从小一个优渥的成长环境。

  哎,成年人不谈梦想,只谈投资收益比。

  最近,深圳被评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又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生机。

  可是,这些利好最终转化为的城市发展,能让深圳所有的2000多万人获益吗?能作为一个不惜千里迢迢来深圳的理由吗?
  恐怕,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个时代下再来吃红利,是需要更多资本的。

  如果你家境殷实,父母可以供出超过百万的首付买房,你可以来;
  如果你才华横溢,腾讯华为等大公司重金签你,你也能够熬的住,你也可以来;
  如果你年纪尚轻,想来深圳学点东西,开阔视野,过四五年回老家发展,你也可以来;
  如果你颜值出众,家境一般,但可以通过婚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你也可以来;
  如果以上四种都不是,请慎重来深圳。深圳的一切美好和繁华,其实和你关系不会太大!
  佛教禅宗五祖退位时,并没有把禅位传给自己的大弟子神秀,而是给了后来的六祖惠能。

  只因为惠能留下了一首到现在还广为传唱的偈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世界上本没有绝对的失败与痛苦,是人们互相攀比,互相较劲,比谁赚得多,比谁孩子学校好。。。结果,比来比去,比出的全是离幸福越来越远的感觉。

  我们一生追求的幸福到底是什么?
  是一定要在一线城市打拼,不甘落后于自己的同学、朋友,誓死捍卫自己所谓的崇高理想。

  还是选择一个性价比更高,让自己可以更幸福,却没有那么多机遇的省会城市,来书写一段丰富多彩的温暖人生呢?(微.信.公.众.号.大.胡.子.说.房)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