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其后路!房价即将反弹 全国的炒房客却哭了!

时间:2019年12月30日 14:04:21 中财网
  前所未有,极度罕见!

  6年翻倍,迭创新高!

  人类考试史上最难的考试之一—中国研究生考试,再创历史高峰!

  据教育部数据,连续两年增长超过50万人之后,2020年中国研究生考试报考人数,首次突破300万大关,达到惊人的341万人!

  
  
  人才通胀来了?!大错特错!

  341万人,看似数字不大,其实意义非凡!

  怎么讲?

  1994年,整个中国研究生报考人数仅为11.4万,2020年341万人报考,意味着研究生人数在26年里爆炸性增长了30倍。

  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堪称世界奇迹。可从1994年到2020年(2020年按照目前的经济增长速度推算),GDP一共增长了21倍左右。

  通货膨胀,钱不值钱,人才通胀,人才是不是也要不值钱了?

  非也非也!

  考得多,绝非招得多。

  
  尽管研究生报考人数增速比GDP增速高出50%以上,但从招生数量来看,基本和GDP增速达成一致。

  据教育部数字,从录取人数看,1994年研究生录取人数为4.2万人,到了2020年录取人数变为85.5万,一共增长20.35倍,和经济增长倍数非常接近。

  中国经济发展层级越来越高,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对高精尖人才得需求也越来越大,所以20多倍的增幅其实并不高。

  中国地大人多,看绝对量,很多数据都很优秀,研究生也不例外。

  2017年,教育部曾经公布过一份数据,截止到2016年,全国有研究生培养单位793个、学科11328个。在学研究生人数198.11万,授予博士、硕士学位人数56.39万,分别比2012年增长15%和16%。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研究生教育大国。

  研究生人数全球第二,人才红利时代,中国这优势大大滴。

  
  另外,从日本的角度看问题,中国其实差得更远。

  2019年8月份,日本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发表了一份名为《科学技术指标2019》的报告。

  这个报告里显示,2016年,在主要国家中,每年每百万人口的硕士生招生人数,日本仅仅比中国高,远低于英国、美国等国家。

  更高一个层次,博士生方面,报告同样表示:
  在主要国家中,日本每百万人的博士生数量仅仅比中国高。

  
  注:尽管博士人口占比中国高,但日本是唯一一个博士占比降低的国家!

  仅仅比中国高,这表述真是……
  史上罕见 极度反常!

  人才通胀不存在,但这两年研究生考试确实有异常现象,而且史上罕见。

  最罕见的情况当属:考研人数连续大幅度增长。

  从人数看连着两年超过50万,从增长幅度看,2019年增长21.8%,2020年增长17.8%,连续20%左右的增长水平,在近25年考研史上凤毛麟角。

  关于考研人数高增长,有种说法是经济增速回落导致的。

  但其实,这一判断站不住脚。

  叶檀财经在回溯过往数据之后发现,过去25年里,考研人数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非常匹配!

  简单来说,经济好的时候,考研人数多,经济差的时候,考研人数少。

  举个栗子,2008年金融危机,当年考研人数负增长6.8%,创有史以来考研人数负增长之最。

  2009年,4万亿之下,经济有所复苏,考研人数也重新回到正增长,变为3.8%。

  
  再举一个例,2014年,GDP从2013年的7.8%降低到7.3%,2015年则进一步回落至7%以内,增长幅度为6.9%。

  GDP不断回落,考研人数也不断倒退。

  2014年,研究生报考人数自2008年之后,再度负增长,负增长幅度为2.27%;2015年负增长进一步扩大,从2014年的-2.27%降低到-4.1%。

  2018年、2019年,经济增速处于下滑趋势,按照过往的历史经验,考研人数也应该是下滑,而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不但没有细化,反而大幅度上行,这个异常现象,可谓史无前例。

  新的结果,新的变化,考研和经济脱钩,原因何在?

  薪酬问题?

  并不是。

  从学历角度看薪酬,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薪酬差距其实一直都存在。

  
  2014年麦可思的数据,一线城市,本科生的平均薪资在4364元,硕士生平均薪资为6503元,差距在两千元左右。

  2018年还是麦可思的数据,各个维度看,硕士生和本科生的薪酬差距还是两千元左右。

  
  今年考研人数最多(31.3万人),增长也最快的山东省公布的数据同样显示,硕士生和本科生的薪酬差维持在2000元的水平。

  
  既然,差距一直在,显然研究生大幅度增长,薪酬并不是主因。

  那到底什么是原因呢?

  和时间节点相匹配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政策变化。

  2017年1月份,教育部公布《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其中明确专业性硕士的招生比例要在2020年达到60%。

  据统计,政策下发之后,2017年学术性硕士和专业性硕士的结构就发生大变,专业性硕士占比第一次超过50%。2018年专业性更进一步攀升到58%,即将达成2020年60%目标。

  
  现状是学术性和专业性之间的薪酬待遇差别不大,但时间却整体少了1年。这点重大变化,很可能会刺激潜在有读研究生意愿,快速进入考研大军。

  另外,伴随着专业性硕士占比不断提高的还有往届生报考占比以及女性报考占比。

  2017年,往届生考研人数占比为43.8%,2018年快速提高到45%。

  考虑到往届生人群对于“考中率”的要求要高于应届生,而专业性硕士的竞争压力要低于学术性,恰好符合往届生的需求,这一点同样能够作为,考研结构改变之后,考研人数,尤其往届生人数大增的佐证。

  
  这几年95后成为考研的主力军,95后的想法变化同样不容忽视。

  叶檀财经身边有不少95后的小伙伴,和他们交流之后发现希望通过考研,暂时避免进入社会,就业的人大有人在。

  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8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也显示类似的心理变化。

  据《2018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2016年暂时不想就业、逃避步入社会而选择考研的人仅为13%。

  然而到了2018年,没有做好就业准备的人数飙升到30%,两年翻了一倍!

  95后大学生的避世心理,和隔壁日本形成鲜明对比。

  据亚洲通讯社社长的信息,日本95%以上的大学生,在大学三年级开始,就想着找工作,而不是想着去读研。

  日本大学生之所以不想着考研,而是工作,主要因为社会观念。

  在日本人的观念里,研究生是专门做研究或者准备当教授的。用人单位,无论政府机关还是企业机构,也都认为学历和工作能力没有直接关系。

  日本社会甚至出现,高学历的人反而更难找到工作的反中国常识情况。

  
  中国社会里,有很多非研究生不可现象,比如公务员晋升体系,研究生吃香,大城市中,研究生落户优势更大……
  中日两国对教育都非常看重,但看待教育的角度差异明显,中国更重利,日本更重质。

  两种态度,过犹不及,太重质,会导致日本现在研究人才青黄不接,太重利,则可能人才浪费,学无致用。

  从长远发展来看,参照中美贸易争端,中国确实需要大量应用性专业人才,但更需要踏踏实实基础研究型人才。

  道理很简单,应用性人才多,能够追赶潮流,只有基础研究人才去强,才能够引领时代!

  中国追赶了这么久,是时候引领一个新的时代了!(叶檀财经)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