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出生人口下滑幅度超一成,高房价是罪魁祸首?

时间:2021年02月08日 15:52:44 中财网
  近期以来,2020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广受关注。
  尽管202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要在今年4月份才公布,但是当前已有不少地方发布了2020年的出生数据。除了广州、温州、合肥这些一二线城市外,一些中小城市也先后披露了数据。
  中小城市出生人口大幅下滑
  在粤东的潮州,潮州日报近日报道,据潮州市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统计,该市2019年活产儿30158个,2020年活产儿25764个,出生人口出现负增长。按此计算,潮州2020年活产儿数量同比下降了14.57%。
  在粤西的阳江,2020年全年出生人口24612人,出生率9.53‰;出生人口同比减少4159人,自然增长率4.50‰。按此计算,2020年出生人口降幅为14.46%。
  在浙江的山区市丽水,全年出生22799人,比上年减少7041人,下降了23.6%;在县级市慈溪,2020年出生人口较2019年减少906人,下滑约12.27%,
  银川媒体报道,据统计,2018年银川新生儿数量为29956人,2019年银川新生儿数量为27753人,到2020年,银川新生儿数量相较前两年明显下降,为24452人。每一年男孩和女孩的数量基本持平。按此计算,2020年银川出生人口下滑了11.89%。
  由于统计口径的差异,一些城市的数据缺乏同比数据,在此没有纳入统计。不过,从目前各个城市披露的可对比数据来看,2020年大多数城市出生人口下滑幅度超过了一成,也有一些城市超过了两成。
  高房价非唯一原因
  出生率为何下滑幅度较大?
  在不少人看来,高房价是低出生率的罪魁祸首,因为高房价使得婚育压力大幅增大,对人们的生育意愿有明显的挤出效应。
  不过,尽管高房价确实增加了婚育的压力,但并不是出生人口大幅下滑的唯一原因。这是因为,当前房价高的城市主要是大城市,一些中小城市的房价水平并不高。例如粤东的潮州,和粤西的阳江,这些地方过去一直都是出生率较高的地区,但现如今出生人口也大幅下滑。
  此外,近年来东北地区的整体房价水平较低,不少地级市都出现了“白菜价”,但东北地区的出生率并不高。2019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都位居全国后三位,人口自然增长率都为负数,也是全国仅有的三个自然增长率为负的省份。
  因此,说到底,生育率的下降,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城镇化与现代化的进程紧密相关。“越是现代化水平相对较高的地区,生育率越是下降;越是个体自由程度较高的地区,生育孩子的意愿越是淡弱。”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说。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家庭条件比较好的情况,生孩子的意愿也比较低。不婚和丁克家庭也比较多。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说,城市化、生活水平提高后,生活道路选择也更加多元化,“现在大城市选择不结婚的人很多。”
  鼓励生育应该多管齐下
  80后林先生已经在广州拥有两套大户型的房子,孩子已经上小学,但他和太太都不打算生二胎。“主要是带孩子太累,现在的小孩教育,家长要付出的精力太多了,感觉像跟着孩子在读书一样,太累了。”林先生说。
  去年10月底,一则“江苏一家长大呼‘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的短视频,迅速吸引了全国媒体的目光。这一事件触发了舆论有关“家校关系紧张”、“教育竞争中的‘内卷’趋势”等更深层的讨论。随着“家长退群”事件的发酵,江西、辽宁、山东等十多个省市纷纷出台文件,明确提出教师必须亲自批改作业,严禁家长、学生代劳。
  除了教育的内卷化、激烈的竞争之外,抚养压力大、经济负担重、没人带孩子等也是生育率不断下滑的原因所在。根据浙江省的一项调查,浙江育儿费用占用家庭较大开支,家庭育儿负担较重。57.3%已托育家长认为照护费用高昂,经济压力较大。
  根据《潮州日报》报道,“双职工”家庭尤其是家中有二孩宝宝,3岁以下幼儿的照护成为“最大的烦恼”。部分年轻妈妈直言,托育机构匮乏,没人帮带娃降低了生育二孩的积极性。当前,社区托育服务仍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人力成本过高、照护模式单一、托育服务质量不高、专业性不强等问题和不足,无法取得家长的足够信任。因此如何解决双职工家庭的“刚需”,在“家门口”就能接受普惠又安全的托育服务,进而释放更多生育意愿成为越来越多人关注的话题。
  “一定要问问年轻的父母到底需要什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第一财经分析,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在小孩两三岁以后,妈妈想出去工作怎么办?因此做好托幼保障非常关键,这方面需要抓紧补短板。
  安徽省统计局去年发布的《人口发展现状与挑战》报告显示,受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医疗资源不足、学前教育缺乏等因素影响,适龄生育群体的生育意愿在下降。
  因此,如何对准痛点,真正解决人们“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十分关键。安徽统计局的报告建议,应刺激两孩生育意愿。充分保障女性劳动权益,消除就业隐性性别歧视,确保生育权益的落实。建立完善并逐步实施两孩家庭生育津贴、购房补贴、奶粉补贴、税费减免、男性陪产假等奖励和优惠政策。广泛宣传“全面两孩”生育政策,营造良好的生育环境和社会环境,增强两孩家庭的获得感、幸福感,让适龄的生育群体愿生、敢生。
  此外,随着人们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我国不孕不育患者的比率明显上升,且每年都在迅速增长。这部分群体中,有相当多的人有生育愿望较强。不过当前我国各地之间辅助生殖医疗水平差距较大,技术水平高的医院集中在少数大城市,离人们的需求还有较大的距离。另一方面,不孕不育方面的医疗费用相对较高,这对不少适龄生育群体来说,也是不小的经济负担。
  叶青说,这部分群体的生育愿望强烈,因此加强人工干预很重要,同时应该尽量减轻生育的费用负担。
  1月22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印发《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指导原则(2021版)》,《指导原则(2021版)》要求,根据各项技术适用范围,合理增加开展人工授精技术、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的机构数量,严格规划开展植入前胚胎遗传学筛查诊断技术的机构数量;推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纳入区域卫生发展整体规划,鼓励将新筹建开展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划在服务资源相对不足的地区。
各版头条